十點讀書,  感情

萬萬沒想到,唐山案的後續竟然是這樣……

萬萬沒想到,唐山案的後續竟然是這樣……

最近這些天,隨便在網上輸入“唐山”兩個字,你會看到這樣的言論:

“這個地方沒什麽旅遊的地方,這輩子都不去唐山!”

“這邊都是貪污腐敗的人,壞人還挺多的,真的!!!”

還有不少人,跑去給定位在唐山的短視頻博主留言,問他:

“出了這麽多事,你難道不會因為你是個唐山人而感到羞恥嗎?”

更有甚者,甚至用大地震來詛咒唐山人民。

也包括先前的燒烤店老板娘。

事發後,有不少人去她的門口放哀樂,送花圈,有人在她的店門口寫下臟話,甚至當眾小便。

以及有不少人,晝夜不停地給她打騷擾電話,嚴重影響了她的正常生活。

即便如今,她專門發聲,說自己已經五六十歲了,自己也拼盡全力拉了架,但這樣的言論依然沒能停止。

種種言論,看得人心里難過。

萬萬沒想到,唐山打人事件過去半個月後,我們沒能等來施暴者被制裁,沒能看到黑惡勢力被一網打盡。

等來的,反倒是無辜的唐山人民被網暴、被詛咒、被咒罵……

而他們,沒做過傷天害理的事,只是因為祖輩都生活在這座城市,只是踏踏實實過著老百姓的日子,如今,卻要遭受這樣的對待。

他們何錯之有?

他們又何其無辜?

由幾個人的惡行而波及到一整個城市的人,這樣的做法真的不該被制止嗎?

而這樣的做法,已經在我們身邊發生過太多次。

早先,因為一些事情,人們排擠河南人。

有河南人說,自己這些年來到過很多地方,也聽過不少人說河南人壞。

戴著有色眼鏡看河南人這件事,似乎到現在,都從來沒有停下來的跡象。

但就在昨天,上海一公交車失控撞上紅綠燈後掉入河中,是一個叫周振魁的小夥果斷跳入河中,破窗而入進入公交車,並將司機拉到了沒有被水淹沒的座位上等待救援。

跳入河中的那一瞬間,他也不知道車里有多少人,情況又怎麽樣。

他說:救人是下意識的反應,如果考慮太多,就會耽誤車內被困人員的最佳救援時機。

這個小哥,也是河南人。

前陣子,也有媒體報道說,全國“見義勇為勞模”大表彰中,河南獲獎人數最多。

但這些,似乎都被我們選擇性忽視了。

後來,因為一些事情,人們詆毀東北人。

有東北人離開故土後發現,自己早已被貼上了“沒素質”的標簽。

但就在上海疫情最嚴重的時候,遼寧連夜調派物資,連夜分裝成小包裝,又連夜冷鏈配送。

將2300噸生活物資送抵上海。

要知道,東三省的疫情同樣也很嚴峻,遼寧丹東也是這幾天才剛剛解封。

但上海有難時,他們還是將好東西留給了上海。

這也是我們的東北同胞。

在前陣子剛剛結束的冬奧賽場上,武大靖因為體力不支,搶到最好位置後,第一時間將任子威推上去,讓他代替自己為國爭光的場景,我們都還歷歷在目。

一句“你贏了,我就不算輸”,感動了全體中國人。

他們刻苦訓練,滿身是傷,為的是站在最高領獎台上,看著國旗因自己而升起。

但祖國大義面前,他們不計得失,他們寧願舍棄自己,也要保全這份榮譽。

他們也是東北人。

武大靖,出生於黑龍江省佳木斯市。

任子威,出生於黑龍江省哈爾濱市。

再到後來,地域黑的言論蔓延到了更多的省份。

似乎只要這個地方出過惡性事件,這里的人民就會被貼上“壞”與“惡”的標簽。

但我覺得很奇怪,為什麽人們很少因為一個人,或一群人的善行,去定義這座城市、這個省份是文明的,溫暖的。

卻要因為幾個人的暴力行為,因為某些惡性事件,就去對一座城市的人實施網暴呢?

如果任由這樣的趨勢蔓延,這樣的網暴,會不會有一天發生在你我身上?

唐山打人案發生後,有不少人呼籲說:

錯的是人,不是這座城市,很抱歉這麽壞的人出現在唐山,該受譴責和謾罵的是這群人渣,而不是唐山和男人。

李大釗、曹雪芹、趙麗蓉也都是唐山人。

請大家不要以偏概全。

同時,在網絡上都在對唐山口誅筆伐之時,我看到了一個微弱的身影。

有一個女孩,幾乎在每一條貶損唐山的微博下留言。

她一次又一次地說著:

每個城市有那麽多人,不是所有人都是壞人,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好人。

不要因為一個人做錯事就否定一座城市。

每個人都深愛著自己的故鄉,我也不希望看到那麽多人來詆毀我的城市。

她的發聲雖然微弱,但也代表了一部分唐山人的心願。

他們的城市因為9個暴徒而蒙羞,明明他們才是最難過的人啊。

她的做法,讓我想起了李玉林。

當年唐山大地震時,他的腦袋被砸出了血,肩膀也被砸壞了。

但他爬出來後,看著幾乎已經被夷平了的土地,所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想盡辦法,讓外界知道唐山的情況。

通訊中斷了,他就開著礦山救護車往北京跑。

這一路,他和同行人一起,光著腳,只穿著大褲衩,拼了命地開車,一心只想著盡早匯報,好盡早救人。

可匯報完後,他們回到家,都沒忍住哭出聲來。

李玉林的孩子,父母全家14個親人,全都沒了,妻子責怪他:“你到底跑去了哪里,為什麽不救人”!妹妹直到現在,都對他沒能救出父母耿耿於懷。

而他的同行者崔志亮,他們開車時路過了他家,但沒有停車,等從北京回來後才發現,他的愛人和孩子,都死了……

他們,也都是唐山人,生死關頭只想著能救他人性命的唐山人。

還有我們都熟悉的李大釗。

在那個動蕩的時代,他是每個月能拿240塊大洋的北大教授,按理說,他的生活會十分優渥。

但國難當頭,他將幾乎所有的積蓄都捐了出去,支持革命,資助青年。

被送上絞刑架時,他的家里一窮二白,就連棺材錢,也是妻子趙紉蘭湊了整整5年才湊齊的。

他也是唐山人,但他願意用肉身,鋪就後來者的路。

再到現在。

被太多人所聲討的唐山,也有太多令我們感動的瞬間。

2020年疫情最嚴重的時候,在唐山,有店鋪在門口貼出“免費吃飯”的告示,希望能給那些身處絕望中的人一頓飽飯,一份溫暖。

有一名老人從垃圾車上摔下後暈倒了過去。

周圍人茫然不知所措。

有一位居家隔離的退休護士看到了,先是隔著窗戶指導圍觀者如何自救,接著給社區打電話請求搶救。

獲得同意後,她朝老人飛奔而去。

人們都說,這個老人很不幸暈倒了,但他有幸暈倒在了天使家門前。

有一輛三輪車,走著走著不慎跌進水坑。

三輪車搖搖晃晃就快要側翻時,一旁的路人立馬停車趕來幫他。

他們冒著雨,幫忙推出了三輪車,又目送著他安全駛離,這才各自散去。

還有一群小朋友,他們看到有男子推貨下坡時,水果灑了一地。

於是他們滑著滑板,騎著小車,化身“小飛俠”朝他飛奔而來。

男子本以為是一群調皮的孩子,會撿完水果就跑。

沒想到孩子們將撿來的水果全部交還給他後,又滑著滑板離開了。

幫人的店主,是唐山的店主。

救人的護士,是唐山的護士。

推車的車主,是唐山的車主。

奔來的孩子,是唐山的孩子。

他們也同樣生活在唐山這座城市,但他們釋放善意,傳遞溫暖,他們互幫互助,相伴而行。

他們也需要被更多人看到,他們也想告訴那些罵他們的人——

唐山,還是好人多。

我猜想,如果打人事件沒有發生,看到這樣的事情你一定會說:

唐山是座英雄的城市,是座溫暖的城市。

打人的這9個人,欺負普通人的那些人,毫無疑問給這座城市抹了黑,丟了臉。

但幾十年不出一次的惡人,這次出現了,這不代表唐山人惡,不代表唐山人壞。

我們要做的,是將精力放在那9個人以及他們背後的惡勢力上,而不是一味的中傷這座城市,詆毀這里生存的人。

這些天,高考陸續放榜,後台有孩子問我:

十點君,不知道說我去外地上大學,他們會不會因為我是唐山人欺負我?

還有人要外出打工,卻擔心自己是唐山人會被排擠。

如今,打人者的暴行給他們帶來了太多的影響,網上辱罵唐山人的言論也給他們帶來太多的困擾。

太多人的生活,都正在被影響著。

但一座城市,有惡人,就一定有善人,有黑暗,就一定有光明。

所以,請放過唐山那些無辜的人吧。

生活在這座城市,他們已經受了太多的苦。

莫要讓你的口不擇言,成為壓垮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
他們比其他人更希望自己的城市能盡早好起來,希望自己的生活能早日安穩富足。

唐山人是無辜的,唐山的罪犯才需要嚴懲。

唯有惡人被早日被制裁,才能還善者朗朗晴空。

點亮【讚】,給唐山人好人們一份鼓勵,願他們和所生活的城市,能早日迎來屬於自己的萬里晴空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